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【拘束二】(淫烂授业)作者:冢原尚人加载中加载中
【拘束二】(淫烂授业)作者:冢原尚人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拘束二(淫烂授业)键入:chaogo字数:72863字下载次数: 122        第一章 众目睽睽下紧身短裤的的绝顶快感  透过教室的窗子所看见的天空,是美丽晴朗、高挂在天空,慢慢流动的云,诉说着秋天即将来临了,坐在窗边的茧,一边痴痴地望着天空,一边沉溺于幻想之中。  她叫做向阪茧,是贝鲁西亚学校的学生,没有人不认识她。装饰在梳着浏海头发上的,是一个紫色的大蝴蝶结,拥有和她可爱的美貌几乎不相称的丰满胸部,从另一个角度看,就好像玛丹娜一样,是男学生憧憬的目标。  但是茧似乎对于同年级的男学生,几乎没有兴趣,这是因为茧自小就在严苛的家庭环境下成长,时常处在成人的生活圈中,所以她喜欢年纪比较大的男人,本性害羞内向、此刻正陷入沉思的茧,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引起她的注意。  「北原老师……」  即使授课结束,午休的铃声响起也是一样,茧轻咬着嘴唇,动也不动地坐在位置上,看着窗外的天空。  绑住头发的大大紫色蝴蝶结,几乎没有动过,蓝色的耳环、以及装饰在胸前的酒红色蝴蝶结,也几乎没有晃动过。  「你看……在发什么呆啊!」  当美奈子从身后抱住她时,茧才吐出了一口气,青木美奈子是和茧同一班的亲戚,个性很朴素,和茧很有话说。  「咦?畦!」  被美奈子从身后抱住,茧急忙地回过头,当美奈子从茧的背后抓住她的胸部时,更是让茧吃了一惊。  「不、不要、放开嘛!美奈子!」  「嗯,刚刚是在想跟性有关的事吧?」美奈子开玩笑地在茧的耳边轻声的说着。  「才、没有……」  被看穿心事的茧,急忙地摇着头,但是也因为焦急,整个脸都变红了;正在午休的教室,相当的吵杂,虽然好像没有人注意到茧的怪异,但是她却觉得一切都被人看穿了似的,不由自主的拉着裙摆。  「耳根已经整个都变红了……」  美奈子虽然好像是捉弄似的笑了出来,不过在眼镜后面的双眼,却是温暖的、柔和的,她的视线,好像在说这只不过是个玩笑。  「好像说中了,到底是在想谁呢?」  「美奈子,你真坏……」  看到美奈子一直瞪着满脸通红的自己看,兰有点生气的回答。  没错!美奈子说的可不是玩笑,茧确实是因为一个男人而发呆,也就是北原义范。他是茧学校的体育老师,二十八成的单身男性,有着高大健硕的身材,脸部轮廓很深,同时又有着纤细的感觉,所以受到绝大多数的女孩喜爱。  茧从以前就已经暗恋北原了,但是并没有具体的动作,没有向他告白,也没有写信给他,其他的女孩子,似乎都曾果敢地采取行动,但是对于老实的茧来说,是做不出来的,茧一直都是远远的看着北原,以及专心地上着北原所教的体育课;茧绝不是个有运动细胞的人,运动怎么说都不是她拿手的科目,不过上北原的体育课,却一直都很快乐。  「好了,已经午休,不要再发呆了,再不吃中饭的话,下一堂课又要开始了哟!」  「对、对呀!」茧好像已恢复正常,深呼吸的说道,美奈子也一直微笑着。  「我肚子饿了,要不要一起去买面包啊?我想要吃全麦面包!」  美奈子一边轻轻地摸着肚子,一边轻轻地拍着茧的肩膀,茧身旁的座位,已经没有学生了。  大家已经一群一群地聚在教室的角落,开始吃饭了,到处充满吵闹,一成不变的下课教室景象。  「不好意思,我今天有带便当……」  「咦!自己做的吗?」  「嗯,才不是……」  虽然急忙的否定,但是美奈子却一副不相信的表情,真的是管家香奈做的便当,不过茧却没想要一一的说明,只是默不做声,茧的料运手艺虽然不错,但还是比香奈差一点,所以一直都是香奈在做便当。  「不是吧!不是因为想给北原老师吃才做的吧?」  「难道?」  茧为之一动,耳根也红了起来。  「啊、啊,开玩笑、开玩笑!」  「美奈子,你真是坏啊!」  茧从书包中拿出用布巾包住的便当盒,打开布巾,粉红色的可爱的便当盒就出现了,连筷子都是一套的─是茧喜爱的东西。  「啊!真的!不然就帮你买瓶牛奶吧?」  「咦,这样好吗?我跟你一起去也没关系啊!」  「好了好了,刚刚好像是吓到了似的……」  美奈子伸出舌头笑了笑,做了个只给茧看的恶作剧表情,或许是因为美奈子和茧个性都老实,所以朋友不多,也很少与人交谈,茧和美奈子二个人不仅仅是亲戚,也是无所不谈、一直都在一起的好朋友。  「啊,我可没有放在心上……」  「不过,这个时间学校的食堂正拥挤,二个人一起去排只是浪费时间而已,所以我去买就可以了。」  「那样也好,谢谢!」  茧的脸上露出生硬的微笑,轻轻的对着美奈子点点头,在这一瞬间,那绑住头发的紫色蝴蝶结微微地振动了一下,对茧心仪的男同学而言,这是无法不动心的一刻。  「那,我要去买了,不快一点的话,午休就真的要结束了。」  蓝色的学生裙翻飞了一下,美奈子轻轻地松开茧的手,很快地走出教室。  「那个……」  茧拿起放到摊开在桌上的便当盒,但是马上又放了下来,虽然粉红色的便当盒从外表看,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,但是茧却立刻就觉得不对劲,因为太轻了,好像完全没有东西的轻,在打开便当盒之前,茧先将便当拿在手上摇摇看,发出了喀啷喀啷的声音,真的是有点怪异。  「怎么搞的?」茧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慌忙地将便当盒盖打开。  「咦?」粉红色便当盒摆放的,既不是香奈最拿手的香肠,也不是红萝卜泥,里面只有一个白色的信封。  「这是什么……」  茧内心有点不安的将信拿在手上,然后打开信封,一看内容,茧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,惊慌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。  「这,这是什么……」  信封里面,是一张照片,以及一张用便条纸写的信。那张照片,是被母亲丽子用绳索绑住时的照片,清楚地照出胸部被挤压出来,双腿大开,双腿的中心也绕上了绳子的凄惨姿势,从那个角度来看,一定是透过茧家里的窗子所偷拍到的照片。  茧激烈地抖动着,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彻底地被调教成性虐待女的种种的事情,这是茧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,事实上她也没有告诉任何人,知道的只有馆里的人而已,如果这件事让北原知道的话……茧的表情显得相当的狼狈。  但是更让茧感到慌张的是,同一信封里面的信,在褶成四折的白色信签里,写着『首先,到职员休息室来』,那用黑色原子笔写的字,怎么看都是男人的笔迹,不去的话会有什么事呢?会被怎样吗?做这件事的到底是谁呢?有什么目的呢?突然发生在茧身上的事,线索实在太少了,唯一可以提的,是故在便当盒里的那张照片,道出了不可告人的事实,这并非只是茧一个人的秘密,而是对茧的家族来说,都绝对必需要保住的秘密,没错!这不是只有茧的问题。  怎么办?该怎么办!?站在职员休息室的门前,茧仍彷徨不知所措,很想回去教室,美奈子大概也把牛奶买回来了吧!现在回到教室的话,往常的快乐午休时间还在等着。  但是,眼前的职员休息室却不同,在校区边缘的这里,和教室的喧哗完全不一样,相当的安静,因为晒不到太阳,到处都充满着湿气,而且还积满灰尘。  想起在里面的职员阪田,一直都是色眯眯的眼神的那个老色鬼,茧不由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,因为老是盯着女学生看,所以是一个很不受欢迎的人,是那个阪田吗?茧全身起了小小的颤栗,胸前、头发上的蝴蝶结都微微地颤抖着,她不可能和阪田见过面,也从未说过话,更没有特别引起注意的回忆,虽然曾被他以奇怪的眼神看过,但这也不只发生在茧身上而已。  无论如何,不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行的,将来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也还不知道,她也不确定该怎样处理这件事才好,要是有什么万一,也不知是不是该跟母亲丽子说。  不拿出勇气是不行的,茧这样说给自己听,然后抬起头深呼吸一下,从外面的玻璃窗,无法感觉到里面有人,真的没有人吗?茧再度感到不安,又做了次深呼吸后,轻轻地敲着休息室的门。  「来了啊,进来吧!」  由于马上就有回答,茧的身体僵直了起来,这不是阪田的声音,这是怎么回事?茧往后退了一步,虽然这不是阪田的声音,但却是曾经听过的声音。  「门是开着的哟!」  声音有点急促,反正到了这里也不能往回走了,对方知道秘密,事情是不会这样子结束的。茧心里这么想着,她深深地吸了口气,用手把门推开。  「哟!真慢啊!」  在职员休息室的,是宇田川,宇田川克明,是贝鲁西亚学校的学生中狡猾的坏蛋,没有人不知道他这个人,连打架的对手对他都有很下流的评语,而且,茧和宇田川又是同班同学。  「站在那里做什么?没关系的,到这里来,别担心嘛,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在了,职员休息室的老头子已经出去吃面了。」  宇田川脸上浮现出卑鄙的微笑,双脚摊开地坐在塌塌米上,然后拍拍自己的身旁,要茧坐到那里。  茧的手扶在职员休息室的门上,身体一直无法动弹,是那个宇田川啊!事情糟糕了,不知道会被怎么样!不能就这样按照命令地坐到他身边,但是也不能够回去,弱点完全被抓住,恐怕照片还不只这一张。  「快点到这里来!不要慢吞吞的!」  听到突然的怒骂,茧的肩膀抖了一下,但是没有其他可以选择的路了,茧不让宇田川发现的小小叹了口气,然后向前移动,除此之外,也别无他法。  「对了,乖乖的听话就没事了,我只是想对你的便当说声谢谢而已!那个便当可真好吃啊!」  看到笑着的宇田川,茧又停下了脚步。  「你为什么要那么做?」  「啊!因为那个便当,看起来好像很好吃,所以忍不住把它给吃掉了!」  「不要装蒜了,我是问那照片的事!」  「照片?哦,那件事啊!」  宇田川好像很高兴的从鼻子发出笑声,那笑声,简直快让茧忍不住颤抖,但是她知道,自己绝不能胆怯,因为对方是学校的流氓,如果被发现害怕,只有让自己更居于劣势。  「你、你拍那种照片,到底要干什么?」  「哈哈哈!要干什么,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吧!你在家每天都做这种事吗?」  比起颤栗、狼狈的茧,宇田川的神情似乎很悠闲,比起惯于威胁的宇田川,情势对于想息事宁人的茧而言是太不利了,但是茧却已经下定决心,那种照片要是被流出去,不仅无法再待在这所学校,而且也会被北原老师讨厌吧!更何况茧十分明白,让丽子生气所会受到的处罚。  「先、先把底片还我!」  「那该怎么办呢?我也是第一次拿到这么精彩的照片,那可是最佳的宣传哟!」  「不要、不要!求你,将底片还给我!」  「喔!要是让北原老师看见了,会把你看成是什么呢?」  一直勇敢地跟宇田川争辩的茧,从宇田川的口中听到北原的名字的瞬间,不禁哑口无言,不只有馆内的秘密,连北原老师的事都知道?宇田川到底从哪里查出自己所有的事?茧开始觉得宇田川可怕。  「那、那……」  首先,对北原老师的爱慕,茧从没有对别人说过,连对美奈子也没有明确地承认过,宇田川居然能看出自己对北原老师的爱慕,显见宇田川一定曾很仔细地观察过茧。  「你想要回底片吗?」  「是、是的……」  宇田川的眼神变得相当锐利,笑容也从脸上消失,一直都是哄骗的口吻也变得卑鄙威胁到!不对,这原本就是威胁。  「无论如何都想拿回底片?」  茧感到胆怯,虽然因为不能够丧气而紧握着拳头,但是却无法停止全身的颤抖,如果就这样回家会变成怎样?这念头在一瞬间,闪过了茧脑海里,但是即使逃走,宇田川也绝不会就此罢休,因为对方是为达目的,而会不择任何卑劣手段的人。  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平安无事地逃离这个地方,如果笨拙地触怒了对方,事态一定会恶化吧!左思右想,茧还是束手无策,只能呆立在当场。  「想要我还给你吧?」  「是、是的……」看到宇田川像是在生气,茧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。  「那么,就做我的奴隶吧!」  「奴、奴隶……」  茧仰起脸,宇田川露出笑容,高高地站在那里。  「你在家里也是奴隶吧!直直地站在那里听候命令吧!如果在家里也是奴隶的话,那么做我的奴隶也没有什么关系吧!大概就跟和母亲玩SM游戏是一样的,也没有什么嘛!」  「母、母亲她……」  的确,丽子是茧的母亲,但是,其中有着复杂的原因,即使略过这些不谈,光被说成和母亲玩SMM游戏,对茧而言也已经够伤脑筋的了,因为事实上,她们所做的事的确是不值得褒扬。  「不要自言自语了,做我的奴隶就没事了!」  「但是,奴隶……」  「啊!原来如此,这么说,我只好随意处置那张照片啰!拜拜!感谢你让我照了张色情照片,还有谢谢你请客,便当很好吃!」  宇田川拍拍裤子上的灰尘,就往外走出去。  「等、等一下……」  茧忍不住回过头叫住宇田川,就这样让宇田川回去的话,一定会发生几乎无法预料的可怕事情,与其这样,不如……茧的决定是非常悲伤的,她紧紧地咬着嘴唇看着宇田川,但是宇田川却目中无人地笑着。  「怎么,改变心意了?发誓要当我的奴隶了?」  「知,知道了!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,请把底片还给我……」说完之后,茧才深深感到后悔,觉得好像说了无法挽回的事,可是已经太迟了。  「哈哈哈!这表示向阪茧成为我的奴隶了?」宇田川一边大声地笑着,一边慢慢地走向茧,然后抬起茧的下巴,看着那张畏惧的可爱的脸。  茧那双大大的眼睛已经湿润,可是宇田川却毫不在乎的样子。  抬起茧下巴的宇田川手势,怎么看都充满着猥亵的味道,手指头像是在确定滑嫩嫩的皮肤般四处游走,最后停在茧的耳朵后面。  「下一堂课是体育课吧?」  「是的!」  茧虽然对用着猥亵手势抚摸她下巴的宇田川,感觉似乎快吐出来般的厌恶,但还是老实地回答他的问题。  「体育课就裸体出去吧!这是命令!」  「什么?」  「将你的裸体展现在大家面前吧!」  宇田川的眼神是认真的,茧真是极度的为难,为了逃开逼迫的视线,茧的眼睛只有四处游走。  「如果不行,我就要出去啰!」  「喔……」  啪地被吐了口口水,茧偏过脸,这时候才惊觉到自己的身份,我已经发誓要成为这卑劣男人的奴隶了,想要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!茧懊悔地咬着嘴唇,眼前一片模糊,热泪沿着脸颊流下。  「真是的,开玩笑的啦!不过这不是哭就可以原谅的,好了,先把这个换上吧!」宇田川一边说着,一边用舌头舔着她的脸颊,像是要把自己吐出的唾液涂满在她脸上似的,然后毫不犹豫的,将藏在架子上的体育服装及紧身短裤拿在手上,丢向茧。  「就在这里把它穿上吧!」  「这、是这里吗?」  「怎么,有意见吗?」  「不、不是……」  宇田川站到离茧稍微远一点的地方,交叉着双手,目不转睛地看着茧,茧轻轻地叹了口气,唾液黏黏湿湿的讨厌感觉还留在脸颊上,她心里已经觉悟了。  「知道了……」茧小声的说,又轻声地叹了口气,慢慢地解开胸前的扣子。  「对了,就是这个样子,胸罩也要脱掉哟!」  宇田川像是舔弄般的视线,黏在茧美丽的躯体上,茧脑海里空白一片,一边闭上眼睛一边脱外套,脱衬衫,然后慢慢地脱去裙子,轻轻地抬起脚。  「胸罩跟内裤也要脱掉!」  茧像是被催眠般的将手绕到背后,解开胸罩的扣子,但是并没有忘记用手遮住胸部,脱掉胸罩之后,茧身上就只剩下内裤,但是因为脱去胸罩扣子后便用双手遮住双峰,所以只有肩带滑落肩膀,罩杯依然贴在酥胸之上,这也许就是茧反抗意识的潜在表现。  「把手拿开!快点脱掉裙子,穿上紧身短裤,你是奴隶耶!」  宇田川已经怒气冲冲了!依然被胸罩盖住的胸部,大概也有D罩杯吧,因为双手遮住胸部的关系,所以更加强调出胸部之间的山谷,让宇田川咽了许多口口水;胸部形状虽然很普通,但是白皙的肌肤和淡粉红色的胸罩却很相配,内裤也同样是淡粉红色的,但是像茧这样有着可爱脸蛋的女学生,和穿着和她可爱的脸一样可爱的内裤是没有任何关系的,因为她在家里就是被当成性的奴隶,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。  「如果不想被看见胸部的话,就快一点把体育服穿上吧!当然不能戴胸罩!」  茧边用一只手遮住乳房,一边很快地将放在床上的体育服拿在手上。  「不要转向背后!」宇田川似乎是看穿她的行动般的说道,茧再次叹了口气,觉得不论说什么、做什么都是没有用的。  「喔!跟想像中一样……」  在穿体育服的瞬间,露出了形状美好的双峰,同时粉红色的胸罩也飘落在地上。  大概是小两号的体育服,紧紧地贴着茧的身体,别说胸部的形状,连乳尖的形状都清楚地浮现出来,由于太过于羞耻,茧再度用手遮住乳房,可是这样其实也跟裸体没什么两样。  「内裤也脱掉,谁说可以不脱内裤的?」  「可是……」  「好了,你可是奴隶啊!也不可以反驳我,是这样吧?你发誓要做我的奴隶的,不要忘记了!」  看到茧犹豫不决,宇田川怒骂了好几次,茧由于太过害怕,而无法控制住身体的僵硬,不能够反抗这个男人啊!一想起这个,茧更深深地感到绝望。  只有死心吧!茧紧咬着嘴唇,心里这么想,然后慢慢地脱下内裤,感觉到大腿之间正被火热的视线看穿,虽然好几次都想停手,但茧还是慢慢地将脚抽开。  「喔,真是美景!紧身短裤先等一下好了,到这里来,把臀部挺出来,趴在我的面前看看!」  「不、不要!」  「啰嗦!快一点做!」  茧裸露的秘部,柔软的嫩芽发出光彩,大概是经漂亮地整理过吧,所以是成美丽的倒三角形!光只是远远的看,宇田川便已觉得十分赞叹。  宇田川也同时变得非常的兴奋,看着茧,脑海里就充满了想把这无暇的身体尽情的玩弄的念头。  「住、住手!」  即使茧发出了悲鸣,宇田川却一点也不心疼,他使尽全力压住茧,一下子就把她按倒在地上,茧虽然拳打脚踢,拼命地抵抗,但是在盛怒的宇田川面前是一点用都没有的。  「喔,这不就已经湿了吗?」  「不要看、不要看!」  「以奴隶来说,是有经过细心的调教吧!说不定原本就很好色……」  宇田川虽然口头上嘲弄着茧,但是几乎快要喷出血来的眼睛,却显现出兴奋的神情,因为背部被紧紧地压住,所以茧的臀部完全突出在宇田川的面前,秘处完全裸露着,被微微发亮的柔毛所覆盖住的秘处下方,一条缝般的花径,因为流出湿湿的爱液而微微的张开,没有色素沉淀的粉红色秘处,完全就像是处女一样。  「果然是湿湿的,为什么只有这样子就已经湿淋淋的呢?」  「啊!啊啊!不要那样说!」  宇田川将手指头伸入秘缝,玩弄的拉着一丝丝线般的爱液,手指压着阴唇张开呈V字形,看进蜜壶的内部,应该是有受过彻底的调教才对,可是茧的阴都却仍是新鲜的,宇田川不由自主地把嘴巴靠上去,啾啾地发出淫秽的声音吸吮着爱液,那小巧美丽的私处,像是在拒绝男人,又像是在诱惑男人走向极度的快乐世界般。  「嗯、不要!不要!」  「你说什么,不是有感觉吗?真是的,这么湿,有着如此可爱的脸,却是这样的淫荡!」  「啊!」  尽情地欣赏茧的下半身后,宇田川从自己的书包当中,拿出黝黑发亮的附有假钢棒的内裤,那黝黑发亮的东西,几乎超乎现实般的挺立着,茧不由自主的发出哀号,扭动着腰部,但是宇田川却毫不留情地,用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腰部,将前端顶着阴道口,开始慢慢的爱抚。  「嗯……喔……」  经过手指一波波的攻击后,已经湿濡的阴部,可以说完全没办法防备假钢棒的进攻。黝黑发亮的前端,将秘道口大大的推开侵入时,温暖的黏液也马上浸染过来。  「喔!怎么样?很舒服吧?」  纤细的腰,开始妖艳地摆动着,可以看到像是在追逐着假钢棒般的摆动,宇田川露出了笑容,从体育服外面捏着乳尖,更加激烈的爱抚茧,宇田川一边让茧穿上假钢棒内裤,一边开始将假钢棒一点点地插入她的蜜壶之中。  「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 「紧身短裤的里面就先穿着这个吧!」  感觉到假钢棒插入深处时,茧忍不住地挺起了腰部,黝黑发亮的假钢棒,几乎快要涨裂般的完全戳进茧的阴部里,连根部都完全没入;当宇田川确认假钢棒已经完全插入后,便将开关打开,确定开始发出嗡嗡的马达声音后,便用熟练的手法将内裤锁好。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做、做什么……脱掉!」  「这个固定装置自己是解不开的哟!放学后还要再来这里,在此之前内裤就先交由我保管了!」话一说完,宇田川又一边浮现着卑鄙的笑容,一边将茧的内裤拿在手上,然后将朱红色的紧身短裤丢给茧,走出了职员休息室。  茧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从职员休息室出来,尽可能走不会遇上人的小路,忍受着在体内窜动的假钢棒的刺激,终于到达了体育馆。  「集合!」  才一进体育馆,体育老师北原就已经发出了口令,没错,就是茧暗恋的北原。  「啊!茧,怎么了?说好一起吃饭的,回到教室里却不见人影,我心里还在想,到底去哪里了呢!」美奈子看到茧,神情有点不悦的对她说着,似乎对午休被放鸽子感到生气。  「对、对不起!」  对美奈子道歉的同时,茧也极力地遮住本身的异样,因为小两号的体育服内没有戴上胸罩,所以从胸部的形状到乳尖,可以看得一清二楚,茧用左手若无其事的遮住胸部,右手则置于大腿之间。  「没事吧?怎么脸色这么难看……」  「没、没什么,没事的……」  茧的身体内,假钢棒的开关一直开着,像是要转动黏膜般的,旁若无人地震动着,茧不只需扭动腰部以压抑着冲动就可以了,她也提心吊胆地,害怕假钢棒的马达声音是不是会被人听到。  「看这里!不要私下说话!」北原生气的呼喝着队伍里说话的美奈子及茧。  「今天的课程是跳箱,首先,大家先做柔软体操让身体放松,现在各自去找个伙伴成为一组,对了,向阪!向阪向前站出来,和老师一起示范做柔软体操。」  「咦?」  茧和大家一样感到疑惑,平常老师是不会这样子说的!可是今天我却……茧感到相当的为难,蹂躏着蜜壶的假钢棒,或许是感觉吧?好像越来越陷入深处,几乎只要一不留神,体内就会有被刺穿的感觉,连额头渗出的汗水,都已变成冷汗。  「好了,没时间了,请动作快一点!」  北原这么一说,女学生的眼光都一齐集中到茧的身上,充满着嫉妒与羡慕,茧将之抛于脑后,慢慢的走到前面,紧身短裤里面震动着的假钢棒,继续向全身传出倒错般的快感,茧的脑海里,全都在忍受这快感而已。  「怎么,茧的体育服装不会太紧了吗?」  「喔喔,她没戴胸罩吗?」  大概是发现了慢慢走向北原的茧的异状,学生之间开始传来了窃窃私语,茧极力地不让人家发觉,今天所发生的事,是绝对不能让大家知道的,要是让北原知道了,简直比死还要羞耻。  但是在蜜壶内乱动的假钢棒,以几乎瓦解茧理性的破坏力,将快感的波浪传递到全身的每个部位,虽然很想把背部挺直,但还是向前倾,虽然感觉到像是被大家的眼光刺穿般,不过唯一欣慰的是,北原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,即使只是假装,对茧而言也是万幸。  「首先,向前弯曲,可以吗?大家看着向阪跟着做,来,向阪,坐在垫子上,脚向前伸,尽可能地张开……」  「啊,那个……」  「好了,快一点做!」  北原一板一眼的指导着,北原毫不留情地,用力地压着双腿张开,坐在垫子上的茧的背部。  「啊!啊啊!」  上半身一向前倾,紧身短裤的腿根部份,虽然只有一点点,但是假钢棒的形状却已浮现出来,茧虽然很担心被发现,但是更让茧感到担心的,是这种坐着前屈的姿势,假钢棒就更进入秘部深处,在撞击的压倒性力量下,茧忍不住吐露出痛苦的声音。  「向阪,身体太僵硬了,不把筋拉松是不行的哟!」  「啊!啊……」  北原好像完全没注意似的,用力地压着她的背,因为前弯的关系,所以即使从体育服装的外面,也可以看见乳沟,连稍微勃起的乳尖的形状都很清楚。  「喂喂!有这么难过吗?身体不更柔软是不行的!好,接下来是挺胸……」  「啊!稍微等一下……」  北原似乎完全不理茧所说的话,他绕到茧身后,毫不留情地将茧的双臂紧靠,背部前挺,由于没有穿胸罩,加上小尺寸的体育服,所以即使向前挺也没有变形的漂亮双峰,以及山峰上像樱桃般的乳尖形状,完全地浮现出来。  「真、真够瞧的!喔!」  「真受不了!」  「茧怎么了?」  男女各种私语,在学生之间更加大声起来,大家已经忘了柔软体操,完全投入到茧的动作上,但是北原似乎对于学生所说的话,完全不在意。  「你们真吵啊!不确实做的话,受伤的可是你们自己喔!」说完,北原将茧反背到他的背上,将她的上半身抬起,几乎成虾子状的茧,体育服被拉到胸部下,紧身短裤也完全浮现出大腿之间的隆起,已深深地陷入其中。  「不、不要……」  茧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,男学生的视线像黏胶般,女学生则是充满嫉妒与轻蔑,这些眼光集成一束,射向茧的身体,在北原背上反弯着身体的茧,已经形同裸体,而且秘道内假钢棒依旧震动,不管如何紧咬嘴唇,也已经无法压抑住像火一样燃烧的身体,但是茧还是咬着嘴唇,忍受着如此的羞辱及倒错的快感。  「呜哇……这真是绝美的景象啊!」  「这可以让我梦遗三次啊!」  正当茧连男学生残酷的言语也几乎无法听见地,开始沉浸到被虐待的世界之中时,又被拉回到现实的世界。  「接下来是跳箱,今天从第八层开始,好了,排队!」  指示柔软体操结束的北原,马上又发出口令,茧虽然终于从北原那里获得释放,但是额头已经流满汗水,脚步也已经站不稳了。  然而大腿之间的假钢棒仍然继续折磨着茧,想脱又脱不掉,虽然受到丽子种种的调教,但是茧几乎从没有感到如此的羞辱。  「怎么搞的?这件体育服不会太小了吗?」  才将向上缩起的体育服向下拉好,美奈子立刻就靠过来问。  「啊!嗯……那个,因为忘了带体育服装,所以……向低年级的学生借,因此……」  这种临时编的谎,茧也知道缺乏说服力,戴在头发上的紫色蝴蝶结已经有点脱落,注册商标的兔尾巴发型也已乱掉了。  「下一个!」  在茧和美奈子说话时,已经开始跳箱了。  「下一个!下一个!是谁?向阪!是你吧!」  「是、是的……」  茧向一副担心眼神的美奈子点了点头,走到了起跑线。终于轮到做了。  「快一点啊!」  面对跳箱一直不敢起跑的茧,被北原毫不留情的怒斥,不论如何,绝不能让人发现身体上的异状,茧一边做深呼吸一边想着,但是假钢棒的折磨越来越厉害,只要大腿一合拢,就感觉到好像会有什么滑滑的东西会从大腿之间滴下来,因为爱液已经满溢出来,再加上假钢棒似乎是有节奏地撞击着体内,让她全身尽是一片麻痹的快感,好想倒下来。  但是被北原催促着,茧再次做了深呼吸,大家似乎是忘了吞口水般的看着茧的动作,茧也下了决心。  「快点,快一点开始了!」北原才一说完,茧已经冲过了起跑线,但是因为大腿之间的异物深深地刺激着,所以在跑步的时候,激烈地冲撞着全身,完全无法尽力奔跑,但终于还是一蹬一蹬地,双手搭上了跳箱。  「啊!啊……」  但是这样的助跑,是不可能跳过八层跳箱的,茧的臀部就这样整个跌坐在跳箱之上。  「喂喂!她真的有点奇怪!」  茧在渐渐模糊不清的意识之中,听到了这样的窃窃私语,臀部跌坐在跳箱的瞬间,都在大腿之间的假钢棒,以几乎要刺破身体般的冲击,侵入深处。  「喂!向阪!没事吧?」  正当北原问着瘫在跳箱上的茧时,茧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。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